????要知道唐风松并不是顾灼华那般嘴上逞能的人,他认定的阻碍,便是必定要铲除的。顾灼华此刻能做到的,怕是只有吓唬唐风松一番,让他不要重罚,还好,她有一个好哥哥。

????“摄政王就算不把王上看在眼里,也该知道小侯爷对我十分重视,您在栖梧宫罚我骂我没关系,可若是再严厉些被我哥哥知道,您可就少了一个得力帮手。伤了和气终归是不好的,是吧?”

????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顾灼华只得赔上笑脸,盼望着唐风松今天的心情还算不错,不会跟她计较。

????只是在看到唐风松步步逼近的时候,顾灼华才知道,是她错了。

????竹枝和苍鹭见唐风松动了杀意,便径直上前抵挡,只是唐风松身边的近侍都是经过沙场磨砺的,即便是苍鹭和竹枝合力,也还是没能救下顾灼华。

????顾灼华自知危险却不打算亮出自己的底牌,毕竟这短箫贴身藏着不易被发现,这个时候拿出来就等于自找死路,还是另找时机的好。

????正打算趁乱开溜,却是被唐风松抓了个正着,单手拉住她的手臂反方向用力一压,疼的顾灼华眼泪差点流了出来。而唐风松则是笑的云淡风轻,将顾灼华推向两个近侍。

????“为我效力的人多得很,少一个倒也无妨,只是王后您看来还是不懂规矩,老臣深感担忧。将王后请回王府,好生款待。”

????不知道是不是顾灼华的错觉,这摄政王府似乎很大,虽然被蒙了眼睛,但大致方向她还是分得清的,只是在几次拐弯后,她就已经彻底放弃了。

????这王府内不止是地上的建筑,还有很大的地下结构,走了半刻,竟然还没到。就在顾灼华要被两人推倒时,一个身形高大的蒙面黑衣人走上前,拦下二人并亮出手中令牌。

????“王爷说这丫头是个关键人物,要好好看管,我在牢房守着,你们盯住假山附近。”

????“成,你有事就出来喊我们,这密牢结实得很,还有机关,谅她也跑不出去。”

????顾灼华听得出其中一个人声音有些熟悉,但却想不出究竟是谁,靠坐在墙角不敢说话,偏偏手臂又疼的动不了。

????黑衣人看到顾灼华的瞬间,神色便柔和了不少,伸手拉开蒙着顾灼华眼睛的黑布,低低开口。

????“坐过来些,我看看你的手臂。”

????“你……你到底是谁?”

????这声音极其耳熟,淡然的语调更是像极了荣钦,只是,他不会出现在这里的。顾灼华哪里敢靠近一个陌生人,略带提防的往后缩了缩,单手握紧了藏在腰间的短箫。

????而那黑衣人却是无奈一笑,将脸上的面具取下,也没有再用伪声。

????“嫣儿的分辨能力可不太行啊,竟连自家哥哥都认不出,看你那眼睛,都成了小兔子……坐过来,我看看。”

????真的是他,是荣钦!

????顾灼华的眼泪忽然之间便忍不住了,挪着身子坐到门口的位置,将手臂伸出去。

????两人之间是手臂粗细的立柱,看样子是钢铁浇筑而成,和牢房浑然一体,想要从这里跑出去,难度相当于开山。

????只是两人目光相对的那一刻,好像这些阻隔已经全然消失。

????顾灼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尝试着抬起便觉得疼的厉害,吸吸鼻子一脸委屈的看向荣钦。

????“是不是断了?”

????“是脱臼,可能有点疼,忍一下。”

????未等顾灼华反应过来,荣钦便已经将脱臼的手臂归位。剧痛之后,便没有了之前的酸痛感,顾灼华也是破涕为笑,紧紧抓住了荣钦的手。

????“你是怎么进来的?还能命令那些人?你在这里的话,是不是我们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这地牢内机关太多,却只关着你一个人,有什么动作极易被发现。我独自出入尚可,带着你,恐怕有危险。晚上会有守卫换班,到时候才有机会。我在这,你还怕什么?乖,先松手,我进去陪你。”

????荣钦拉过那只微微发颤的手凑到唇边印下一吻,随后打开牢门,坐在顾灼华身边。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锁还有荣钦手里的铜片,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来你还做过贼。”

????“我需要做贼?不要想这些没用的,想想我们好不容易摄政王府一日游,该做些什么。”

????这样近的距离,倒是让顾灼华有些不大习惯,差点忘记自己是在地牢中。靠近荣钦怀里,顾灼华才安下心,忽然想起这里是摄政王府,这里藏着的秘密,或许可以帮上唐喻斟。

????“出了地牢之后找他的谋反证据!这么大手笔不会不留痕迹,唐风松手段狠辣,朝臣也是迫于压力,只要有证据,主动权就在唐喻斟这边。”

????“还不算笨,出了地牢一定跟紧我,换了侍卫的衣服后,可就不能拉手了。”

????像是在说着什么好笑的事情,荣钦还特意拍了顾灼华的手背。惹得顾灼华又是一阵脸红。

????深夜趁着侍卫换班的时机,两人成功溜了出去,而被打晕的侍卫被换上顾灼华的衣物,躺在牢里。

????好在夜深后侍卫有些懈怠,顾灼华和荣钦这两人的队伍并未被发现,溜进一个地处偏僻的小隔间后,荣钦便点燃了火折环顾四周,堆积的木箱子十分整齐,靠墙的桑木三连柜上却摆着不少小物件,像是模具之类的东西。

????“机关卷轴?这是师兄要找的那个。”

????这些东西中,顾灼华只认出了这一个,就在她准备伸手去拿的时候,却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荣钦吹灭火折子拉着顾灼华贴墙站好。而顾灼华则是想起云暮在外辛苦,就是为了这小东西。

????而今近在眼前,何不带出去?

????她还是将那金属制成的小东西握在手里。顾灼华的速度并不慢,只是那卷轴下面竟然有个小机关,卷轴挪了位置,那机关便瞬间启动,库房外的一对儿风铃响起,很快吸引了正在靠近的人。

????“谁在那里?”

????想不到这一次竟然又惹了大祸,顾灼华将机关卷轴收入怀中,侧过头看向荣钦。

????——内容来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邪王轻轻爱王妃带球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聊人生,寻知己~

????。6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6_64315/1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