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捂脸,觉得似乎窥探到什么,原来叶总是个十分钟男人啊!

  屋内,叶水墨看着老公曼斯条理的把百叶窗放下,道:“这可是在办公室啊。”

  “我知道在办公室。”叶水墨转身朝她走去,后者起身后退,“要不要回家再说。”

  叶淼奇怪,“为什么要回家再说?”

  叶水墨欲哭无泪,因为这是办公室啊,而且外面还有员工,这么青天白日的做这种事,为什么还要用这么奇怪的神情!

  叶淼要抓她,见人躲,眼睛眯起,扣着人的手腕把她往墙壁上压。

  算了,破罐子破摔吧,叶水墨闭眼睛,察觉被人紧紧抱住,但是没后续动作。

  她莫名其妙睁开眼,动了动。

  “别动,乖乖让我抱一会。”

  “只抱?”

  兴许是她的话太诡异,连叶淼也注意到了,“不然。”

  后者涨红了脸,暗自唾弃自己龌蹉的思想。

  “原来是这样啊。”叶淼坏笑靠近,“那如果我不做,还真对不起你的期望。”

  叶水墨以为他来真的,半是认真半是妥协的推他,眼看着对方越靠越近,赶紧闭上双眼。

  明明呼吸已经近到可感觉到,可是对方愣是一点动静都没,她睁开眼,才发现叶淼在直勾勾的看着。

  “讨厌!”他有些恼怒,刚才自己的样子一定特别发蠢,就好像特别期待他的吻似得。

  叶淼看着她,“我在克制自己不要吃醋。”

  “吃醋?谁的。”

  “你说还有谁?”叶淼靠近。

  叶水墨想了想,“王奇?”

  本来还觉得不可能,但是看到老公眼神飘了飘,此时无声胜有声。

  她笑了,“不可能的啊,他只是我下属而已,而且人家有暗恋多年的初恋,现在还喜欢着呢。”

  叶淼直勾勾的看着面前这人,忽然道:“笨蛋。”

  居然骂她笨蛋?叶水墨夹住他鼻子,不客气碾压,弄成猪头鼻的模样,“你说谁是笨蛋!”

  “怎么样都好,总之以后不能再做出为了他以身犯险的事了,我会吃醋。”

  这么近距离看着这张帅气的脸庞,叶水墨也忍不住犯了花痴,嘀咕,“不要谁的醋都吃啊,笨蛋!”

  有人敲门,门外秘书也觉得这样做很不仗义,虽然叶总是十分钟男人,但是打扰人做这事是要被马踢的吧。

  “进来。”

  秘书一愣,进去?确定么叶总,从刚才到现在,前戏到进行时到完成也未必太迅速了吧。

  她推门而入,看到叶总叶夫人两人干干爽爽的,有些发愣。

  “什么事。”叶淼是有点不爽的,要不是刚才因为这敲门声,老婆也不会趁机跑掉,他还想再多多的和对方黏腻着。

  “叶董事来了。”

  会议室,叶初晴看到劲宝,赶紧把孩子抱在怀里亲了亲。

  “姑婆,想你。”劲宝也很乖,钻进她怀里,顺便从小书包里掏出一把水果糖塞过去,“给你吃。”

  “劲宝乖,姑婆就拿一个,剩下的给你哦。”叶初晴温声细语,但是再抬头看两个大人,却是一脸严肃。

  “这是怎么回事?把孩子带回来也不用和我说了?”

  “姑姑,是王飞飞告诉你的?”叶淼问。

  叶水墨一想就是王飞飞在搞鬼,这个词就像是幽灵一样,平时不见,但总是时不时的出来展现存在感,但是又甩不掉。

  现在,她所有烦恼的来源,除了劲宝的病,就是王飞飞了。

  “不用谁告诉,但是把孩子带回来也不和我说,是不把我当叶家人了?还是觉得我在你们夫妻之间很碍眼?”

  “是我的决定。”叶淼道:“我不准备把劲宝送回去了。”

  叶初晴沉默,“那她的病呢?”

  叶淼招手让劲宝过来,示意叶水墨带人先出去。

  叶水墨把孩子带到门口交给秘书,请她代为照看,又走回来站在老公身边。

  逃避虽然有用,但是她不想的。

  “你们打算怎么办?如果孩子再生病的话,放任不管吗?”

  “这个病无法根治,有任何一个可能,我都会去做。”叶淼的言下之意就是即便依靠着王飞飞,也不一定就会治根。

  “这里就有一个可能性,但是你们拒绝了。”叶初晴盯着叶水墨,“你也是这么想的?”

  “姑姑。”叶淼开口,“任何事和我谈。”

  “她也是孩子的妈妈。”

  叶水墨艰难开口,“我离不开这孩子,我疼她疼到了骨子里,只要是对她好的,我都会去做。但是那孩子想和我在一起。”

  她愿意为孩子做出牺牲,但如果孩子的选择是她,那么她也不想放手。

  这个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叶初晴定定的看了两人一会,起身拿起手提袋往外走,“希望你们没有后悔的一天,有些事一旦后悔,就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

  门外,劲宝抱着姑婆的腿,她也很想姑婆的啊!

  叶初晴笑眯眯弯腰,“是想姑婆了,还是想姑婆的点心啊。”

  劲宝把头埋起来,“都喜欢!”

  “劲宝想去姑婆家里玩吗?”叶水墨笑。

  劲宝有点想,但是又想和粑粑麻麻在一起,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犹豫不决,小脸满是纠结。

  最后是叶初晴忍不住笑了,“你这孩子真是贪心,行了,和姑婆回去,姑婆给你做小蛋糕吃。”

  叶家,看到劲宝来了,众人都忙翻了,佣人们都很喜欢这个孩子,争着要带孩子。

  叶初晴去做蛋糕,走之前让管家去联系王飞飞。

  王飞飞到的时候,劲宝正在吃蜂蜜蛋糕,看到她立刻丢下蛋糕就往楼上跑。

  她郁闷,回想了一下,自己也没对那孩子怎么样吧,看见她就像看见鬼似得。

  “王小姐……”叶初晴示意对方坐。

  “还是叫我飞飞吧,不管他们怎么说我,至少我对你那是很尊敬的。”王飞飞坐下,但还是看着楼梯那个探出头的小小身影。

  “我对你本人并没有多大的敌意,相反的我很谢谢你愿意为劲宝付出,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的底线是叶氏,你对叶氏出手,才会让我很介怀。”

  王飞飞沉默不语,她知道现在这些只是客气话罢了,后面肯定还有戏的。

  “我们家不准备再让孩子麻烦你了。”

  王飞飞挑眉,这意思就是要过河拆桥咯?1

  “我知道,这件事和之前答应你的不一样,不过既然你也是为了劲宝好,也会尊重劲宝的选择吧。”小把戏,以为这样的游说就能起作用,真是从小养在深闺里的大小姐,王飞飞心里嗤笑不已,但还是没主动把话说出来,对方越是希望她先开口谈论这件事,她就越能够

  沉得住气。

  果真,叶初晴没有等到想要的问题,所以自己开口了,“劲宝还小,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希望你看在她是小孩的份子上。”

  王飞飞简直要被逗乐了,究竟是什么样的自信让面前这位长辈觉得劲宝一有事她就会屁颠屁颠的立刻上去?光是以劲宝是孩子这一件事么?

  真是好笑啊,把她找来,通知一样的告诉她孩子不会还给她了,但是以后有问题的话还是希望她帮忙。

  当她是傻的?这么多年的生意做到这一步,如果她听不出来,那就是真的傻了。

  “劲宝有事,能够帮忙的我当然会帮忙,毕竟帮的已经不是一点半点了,哪怕现在你们又出尔反尔了。”

  叶初晴也知道这事家里做得不对,不过私心上她也希望能够把劲宝留下,所以这次才会很快的妥协。

  桌上闹钟响,她起身,“抱歉,我先去看一下蛋糕,也留了你的份,等等。”

  叶初晴走了,王飞飞朝着楼梯的人招手。

  劲宝犹犹豫豫的,虽然她不喜欢这个怪阿姨,但还是从楼梯上下去。

  “想不想和阿姨一起生活?阿姨会很疼你哦。”

  说谎呢,才不疼我,劲宝摇头。

  王飞飞眼神一冷,望向窗外,今天可真是热啊。

  “劲宝,阿姨带你去做游戏吧。”

  王飞飞把劲宝拉到后院,给了个布娃娃,然后关上了落地窗。

  因为叶初晴要和王飞飞说话,特地选的茶室,室外的小空地是围起来的,平常种些花草,佣人也不会过来。

  劲宝站在太阳底下,她本来晒太阳就少,很快就浑身冒汗。

  她想进去,但是那个怪阿姨总是不让,只好站在阳光底下晒着。

  王飞飞估摸着时间差不多,这才把人放进来,劲宝一溜烟的跑上楼。

  晚上,劲宝就发来高烧,浑身起了红疹子。

  医院,叶初晴信誓旦旦的说绝对没有给孩子在太阳光底下晒着,大家都知道她有多爱劲宝,所以也没有怀疑。

  叶初晴提到王飞飞的时候,众人沉默,即便是叶淼也狠不下心肠去真的不让王飞飞来。

  谁让她是孩子的母亲,谁让孩子需要她的骨髓?

  这一次没有那么顺利,劲宝的情况比想象的严重很多,王飞飞私底下找了医生,她不相信只是晒了一会太阳就会变得那么严重,她初期只是想逼叶家的人需要她而已。劲宝在医院这次住了半个月,再出院的时候,王飞飞来讨孩子,这次是叶水墨主动同意。

  :。: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6_63131/2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