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乐的实力攀升至了最巅峰状态,手中禅杖亦是熠熠生辉,怒目金刚都好似活了过来,圣行法相与本身合而为一,站在空中,犹如在世佛陀,尚未动手,四周邪气便已溃散,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在白马墓之时的自己。

????一杖砸下,阻断了邪龙前进的道路,佛光大作,竟直接逼退了邪龙。

????见到这一幕,众人皆惊,叶楠叹道:“不愧为佛门圣行者,返虚境初期就能如此战力。听闻传说中上一任的佛门圣行者,乃是泰兰世界诞生以来,少有的离合境武者,如今看来,此言非虚。”

????而卢文君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心脏,正如邪龙想的那样,他其实早就身受重伤,“古道颜色”只能让他暂时借用天地元气,但却无法帮他治疗伤势,战力虽没有跌落,可时间一长,危急的却是他的性命。

????他看着广乐的方向,心道:“大师,看你的了。”他清楚,现场所有人当中,只有他和广乐,才能对邪龙造成最大的伤害,佛道儒三教之中,都有专门克制邪气的方法,而在场纯正的三教门人,也只有他和广乐而已。

????吞沙虫和石坤却都是担忧,虫王传音道:“石道友,小和尚这是怎么了?还在和邪龙纠缠,为什么不直接动用圣行秘法呢?以他现在的实力,再施展圣行秘法,这条邪龙还真不一定是对手。”

????石坤叹了一口气,传音回道:“道友,你可能不知,广乐师兄在上个月月初,为了补全灵魂本源的不足,将行魔之魂,强行融入了自己的体内,现在还是处于炼化阶段,他得分出大部分的心力去镇压魔魂。”

????闻听此言,吞沙虫翅膀一振,差点掉头飞走,“你怎么不早说,我能留在这里,一半都是看在他的份上,结果他现在靠不住了,我们还是赶快跑路吧,炼化行魔之魂,他自己倒想的容易,要真这么简单,他上辈子早就做了,也不用留到现在。”

????石坤道:“沙兄,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师兄他有自己的主意,你放心,你还不知道师兄那个人吗?就算他有拯救世界的大愿,却从来没有牺牲自己的意思,真要是必死,他早就跑了。跟着他,肯定能活命的。”

????这话说完,他心里又是一叹,正因如此,广乐心里才有缺陷,无法完全克服而继承圣行者的传承,虽然说是转世之身,可转世了毕竟是转世了,与上辈子,并不完全是一个人了,一个人,可不仅仅只有灵魂。

????而就在他们还在与邪龙对阵之时,那被郎排风以性命送走的黎元森,却悄悄来到了黎芯琳和解沐的身边。

????解沐警惕的看着他,不过看到他瞬间苍老的面孔,还有双眼中浑浊的泪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微微一叹,“唉,你这又是何苦?到目前的地步,你杀了多少人,现在,也是咎由自取罢了。”

????黎元森摇了摇头,没有理会他,反而看向了自己的女儿,黎芯琳还被点着穴,无法自由行动,他一步上前,紧紧的抱住女儿,双眼的

????泪水流淌下来,也不知道是后悔,还是对这个世间的眷恋。

????“宝贝,事到如今,我也不祈求你的原谅,是我害死了你的妈妈,不过,你放心,你妈在下面不会一个人的,我这就下去找你妈,再见了,我的宝贝。你现在,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一觉醒来,也许,世界已经不同了。”

????再不引人察觉的方位,黎元森手中一根针管,扎入了黎芯琳的体内,里面的鲜血一般的液体,全部注射了进去,等他再起身,针管已经被收起,解开黎芯琳的穴道,她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

????解沐自然没有看到黎元森的小动作,他听见了对方的话,心中也是暗叹,黎元森虽然是个坏蛋,杀了无数无辜之人,但他对于自己的家人,却是真心实意的,在这为了利益可以卖儿卖女的乱世,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是,爱自己的家人与他是个坏蛋又有什么关联,坏人就该接受惩罚,正如刚刚所说,黎元森全家都被杀了,也是咎由自取,因果报应!

????黎元森抱着黎芯琳,将她交给了解沐,并说道:“业平,以后芯琳就交给你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麻烦你照顾好她,如果觉得她有些姿色,娶了她也行,当然了,如果小冉姑娘不同意,后面一条就算了。”

????说着,他又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一本古书,也交给了解沐,“这是我黎家祖传的《离合八卦掌》,是我家先祖偶然得到的秘籍,此刻,也送给你了,只盼你能照顾好我的女儿,等芯琳突破开元境之后,再将此武学传授给她。”

????解沐一只手抱着黎芯琳,另一只手拿着古书,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

????黎元森叹了口气,走上前去,亲了亲女儿的额头,擦掉了她眼角的泪水,而后,毅然决然,转身化为一道遁光,破空而去!

????在那空中,黎元森全身亦被鳞片所包围,他体内的邪龙真血的确有不少,但是还不足以让他化为邪龙真身,只能成为完全变异的人类状态,实力也大大提升,可是距离返虚境,还差的很远。

????然而,他此刻的速度,却已经真正达到了返虚境的地步,他这是燃烧自己的真元,燃烧自己的灵魂本源!

????所有人都侧目了,谁也无法阻止,黎元森飞到了邪龙身前,一把抱住邪龙的身体,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下,他对着邪龙说道:“父亲,我不怪你杀了排风,这一切本来也都是儿子的错,我,先走一步了。”

????他的目光,看向了在解沐怀里的黎芯琳,露出了最后的慈祥的笑容,他完成了夫人的嘱托,再无遗憾。

????一道惊人的光芒放出,接着,便是震惊整个白元城的剧烈爆炸!

????一代学院分部部长,黎元森,自爆了。

????真元境后期武者的自爆,十分惊人,剧烈的冲击波扩散出去,炸飞了周围的一切,冲击到解沐附近时,虽然被他用孤竹的“护法屏障”挡下了一部分,却还是让自己抱着黎芯琳,一起被打飞了出去。

????其他人实力很强,也往后退了许多,并使出武技,挡下了这一波爆炸的冲击。

????灰烬之中,邪龙仍在,只是看上去的样子,比之前惨了不知多少倍,浑身的鳞片黢黑不说,已经所剩无几,都化为邪气消散了,而黎元森,彻底的消失了,只留下淡淡的真元波动,好似是他存在过的证据。

????而就在此时,邪龙发出了阵阵龙吟,只是这一次,怎么听怎么的凄惨,它看向了所有人,双眼中的邪气也没有那么浓郁了,口吐人言,“儿子,我对不起你,是我的错,不是你的,你其实什么也不知道啊。”

????听他说这话,卢文君来到了广乐的身边,“黎天雄,是你勾结次元的人,打阵法的主意,对不对?亏我之前一直以为是黎元森,结果没想到是你,亏你是继承了三大古武之一的人物,连这点大是大非的观念都没有。”

????邪龙身体一震,“你,你知道次元?你一个龙组掌控者,竟然知道次元?”

????“阿弥陀佛,”广乐施了一礼,“其实,小僧也知道次元这个组织,是个世界性的庞大组织,传闻聚集了世界上所有的邪修,论总体实力,并不比麒麟会和东兴差多少,甚至犹有过之,破坏力更远在其上。”

????卢文君道:“嗯,没错,这些年龙组的主力,不再是针对一般的江湖势力,而是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对付这个神秘的组织身上,而这些年,次元的行动愈演愈烈,现在关外大乱,应该也是有他们的影子。”

????“如果是单纯的三大家族战争,关外就算再怎么混乱,有我们龙组在,也不至于胡闹到这种地步,我们对次元也了解不多,但是,联邦政府将他们给定义为恐怖组织,你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无恶不作,在世界范围内,搞风搞雨,无数人因为他们而惨死,你竟然加入了他们,你还真是该死啊!”

????说到最后,卢文君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远处的解沐已经听懵了,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次元”这个组织,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伙儿人吗?比麒麟会和东兴还要强大,还和龙组对抗了这么多年,那确实了不得啊,也许世界上除了联邦政府,最强大的势力也就是他们了吧。

????想到这里,解沐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自己见过的那些邪修,又想起司空芷看到他们时,脸上的不自然,那么,那些人,是不是就是来自“次元”的人呢?

????广乐再次一叹,“阿弥陀佛,原来如此,小僧受教了,只是小僧也不敢相信,世界上竟会有这么一个纯粹由邪修组成的组织,那龙组在各个绝域和死域修建军事要塞,也可以理解了,就是为了防止他们入侵。”

365bet和体育彩票????广乐点点头,“大师说的没错,龙组修建军事要塞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次元的邪修,而他们也从来没有和我们龙组大规模正面对抗的记录,只敢偷偷摸摸的活动在绝域和死域之中,只是这一次,有点不一样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异数械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围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wgshuwu.com/1_2688/526/